热门搜索

搜索历史清空

物业K线

专注物业上市公司解析。

弘阳服务新总裁的担子:净利润“脚踝斩”,控股股东遭清盘呈请

乐居财经 2024-06-25 14:57 13.7w阅读

陈义纯前脚任弘阳服务执行总裁,后脚又获任执行董事。

文/乐居财经 徐酒眠

“江苏物管一哥”弘阳服务(01971.HK)的董事会席位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三位独立非执行董事以外,就是曾家姐弟二人把控。弟弟曾俊凯坐镇董事会主席兼非执行董事,姐姐曾子熙任执行董事兼副总裁。

如今,有了一个“外姓人”打破这个格局。6月24日晚间,弘阳服务刊发了一则人事变动公告,宣布自当日起,46的陈义纯已获委任为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

根据服务合同,陈义纯将以执行董事身份每年收取董事袍金101.1万元。此外,还将领取酌情厘定的管理花红及其他福利。

乐居财经《物业K线》注意到,陈义纯的身上已经“悄悄”加上了另一重身份,弘阳服务现任执行总裁。

受地产爸爸影响,弘阳服务进行关联方应收账款计提,业绩承压,去年净利润近乎“脚踝斩”;同时,股权也或成为控股股东抵债的筹码。提任弘阳服务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陈义纯将如何辅助曾家姐弟走出眼下的困境?

延期两年的上位

陈义纯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弘阳服务的公告中,是在两年前的秋天。

2022年9月24日,其官宣杨光因个人发展原因辞任执行董事和执行总裁等职务。彼时,弘阳服务并未公布杨光的继任者,只是宣布陈义纯自2022年9月担任集团副总裁(主持工作),负责公司的全面经营管理。

履历显示,陈义纯于2019年5月加入弘阳集团,先后担任弘阳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客户关系部总经理、弘阳集团客户关系部总经理,2022年6月起担任弘阳服务首席运营官。

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陈义纯拥有国家注册一级建造师资格证。在加入弘阳集团之前,他曾先后在万科旭辉控股集团中南建设任职,并从事物业管理、客户关系管理、项目管理、大运营管理及区域管理等工作。

乐居财经《物业K线》注意到,在弘阳服务2022年年报的高级管理层名单中,陈义纯的名字在曾子熙前面,排在第一个,而此前在这个位置的是杨光。2023年年报中,陈义纯的简介则多了一句话:“现任公司执行总裁”。

兜转近两年,当初杨光空出来的职务还是由陈义纯接棒了。

紧随此番陈义纯履新,弘阳服务的董事会增至6人,其中执行董事恢复到原来的两个席位,非执行董事仍仅有曾俊凯一人,独立非执行董事则有王奋、李晓航、赵现波三位。

而在上市之初,弘阳服务董事会由两名执行董事、三名非执行董事及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组成。其中,非执行董事何捷、蒋达强、罗艳兵彼时均在弘阳地产任职,何捷还同时出任弘阳服务董事长。

2021年2月,蒋达强卸任弘阳服务非执董和弘阳地产总裁,将赴平安不动产任职;7月,罗艳兵辞任弘阳服务非执董;12月,何捷在弘阳服务交棒曾俊凯。此后,其非执董就只保留了这一席。

净利润下挫85%

陈义纯的身份加码,更像是临危受命。他与曾氏姐弟搭档经营弘阳服务,面临的难题不小。

受上游房地产市场承压所累,一方面,关联应收款大额计提,弘阳服务的经营业绩不理想。数据显示,过去的2023年,弘阳服务实现营收11.64亿元,较2022年同期的11.03亿元下降3.6%;同期,净利润也从2022年同期的9390万元跌至1420万元,大幅下降84.8%。

地产萎靡是影响弘阳服务业绩的主因,地产开发项目服务需求的减少,弘阳服务去年的非业主增值服务收入从前一年的1.25亿元大幅缩水至6690万元,降幅高达46.3%。

去年,弘阳服务对关联方应收款项增加计提减值准备。2023年,其计提减值1719.9万元,较2022年的927.4万元同比增长85.42%。截至2023年12月31日,弘阳服务的贸易应收款项账面净值为2.55亿元,同比增长约33.3%。

另一个较为关键的点是,弘阳服务对关联方的依赖程度仍较大。2023年,其物业管理服务来自第三方的在管面积约为2095.15万平方米,占总面积的44.15%;第三方贡献的物管收入约为2.69亿元,占这一业务板块总收入的32.06%。

今年4月2日,弘阳服务与湖北洪湖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签署合作协议,双方拟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这是弘阳服务与政府部门合作成立的首家合资公司。

搭上国有资源,对民营物企而言可以更高效地切入城市服务、政府机关、公建类物业等,丰富自身业态的同时,也有利于增强独立性和市场竞争力。不过,有分析表示,这种模式也存在劣势,即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且还存在早期价值认同、管控压力、文化融合等一系列风险。

截至2023年12月31日,弘阳服务手中的现金约为6.38亿元,同比增加16.9%;同期,资产负债比率为47%,较上一年同期攀升3.3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弘阳服务或还面临股权易主的可能。

今年1月初,其控股股东弘阳集团因无法偿还2.886亿美元,被SericaAgencyLimited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呈针对弘阳集团的清盘呈请。

最新进展中,弘阳呈请的聆讯延期至2024年7月15日,已经近在眼前了。

虽然弘阳服务强调,实控人被“呈请清盘”不会对其财务表现和营运造成重大影响。但有行业观察者表示,如果和债权人沟通无果,或香港高等法院做出不利关联方的裁决,弘阳服务股权或将继续计提关联方应收账款,而股权也或成为抵债的砝码。

若是不幸如此,陈义纯、曾氏姐弟是否还能继续留在弘阳服务董事会?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24小时热门文章

更多热读

最新文章

更多原创

评论

点击下载App参与更多互动

前往乐居财经APP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