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搜索历史清空

资管K线

追踪不动产金融动态。

皖通科技内斗剧终,世纪金源总裁入主后募资“补血”

乐居财经 2023-11-17 22:31 13.9w阅读

受股权斗争影响,净利润三连亏、手持现金腰斩,拟定增2.09亿元。

文/乐居财经 李姗姗

皖通科技(002331.SZ)大股东、二股东掀起的实控权争夺大战,曾是资本市场的热点事件。

自2020年3月开始,皖通科技董事倒戈、大批罢免董监、掌舵人轮换、大股东接连减持,一桩桩“内斗”大戏接连上演。最终,以实控人变更为黄涛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股权争夺赛。

实控权之争虽已尘埃落定,但事后的皖通科技可谓一地鸡毛。自内斗开始的2020年,公司业绩急转直下,当年净利润录得-1.87亿元,此后的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持续亏损,三年多净亏损高达4.44亿元。不仅如此,皖通科技手持现金逐年减少,同时短债不断增加,公司股价也一路走跌。

为了扭转公司业绩颓势,黄涛入主以来,已动作频频,继出售全资子公司赛英科技、收购华通力盛新业务赛道切入后,皖通科技抛出了一份定增预案,拟募资扩产。而此次定增能否助皖通科技仍走出股权斗争的阴霾,还有待观望。

变更募投资金用于“补血”,资金压力逐年升高

根据预案,皖通科技拟以简易程序向特定对象发行股数不超过4200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募集资金不超过2.09亿元,发行对象不超过35名。

皖通科技将把募集资金全部投入扩产计划,其中8340万元用于智慧交通解决方案升级、SaaS产品研发及产业化项目,1.25亿元用于交通行业数字孪生与模拟仿真平台研发项目。

其中,智慧交通解决方案升级、SaaS产品研发及产业化项目中,皖通科技计划打造综合交通运输SaaS平台、MaaS 智慧出行平台以及智慧物流与多式联运平台产品,打造具有订阅付费、敏捷部署、快速验证特征的 SaaS 产品体系,计划建设周期为24个月。公司预计该项目内部收益率(税后)为18.44%,投资回收期为7.56年。

交通行业数字孪生与模拟仿真平台研发项目则将通过数字孪生技术和物联网技术打造与现实世界1:1的可视化、可交互的交通仿真平台,计划建设周期为36个月。该项目内部收益率(税后)为16.66%,投资回收期为7.76年。

最新增发预案显示,皖通科技将原计划募集资金2.5亿元调减了4150万元。据悉,公司前次募集资金中补充流动资金金额超出前次募集资金总额30%,超出金额为4146.15万元,结合监管要求和公司实际情况,公司将超出部分于本次募集资金的总额中调减。

据了解,皖通科技前次募资是在2018年11月,其以7.6元/股的价格募集资金约1.82亿元,扣除承销费、保荐费和发行费用等净募资额为1.66亿元。彼时,皖通科技募资项目承诺投资总额为1.65亿元,但实际上仅投资了7635.65万元,其给出的解释为募集资金项目“赛英科技微位移雷达生产线建设项目”提前终止。

截至2023年6月末,皖通科技前次募资已使用7635.65万元,尚未使用的9621.15万元(含利息)已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实际上,皖通科技变更募投资金用于“补血”的背后,公司资金压力逐年升高。

近些年来,公司货币资金不断减少,2020年-2022年末,货币资金分别为8.46亿元、7.49亿元、7.36亿元,截至2023年9月末,皖通科技货币资金持续减少至5.3亿元,较2020年初的9.3亿元近乎“腰斩”。

同时,由于资金需求不断增加,公司负债持续上升,2020年-2023年9月末,公司短期借款分别为2546.79万元、3467.62万元、4118.37万元及8961.42万元。

此外,皖通科技负债总额呈上升趋势,公司资产负债率也同比上升。截至今年9月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为33.72%,而2020年末仅为28.21%。同期,公司流动负债为8.15亿元,非流动负债为9815.65万元,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比例达89.25%,占比较高。

为缓解资金压力,自2009年上市以来,皖通科技已通过四次定向增发及数次借款融到资金,按筹资现金流入计算,其累计募集资金19.97亿元,其中首发募资3.78亿元,定向增发募资11.61亿元,累计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为4.58亿元。

三年累亏4.44亿,亏本甩卖资产后切入新赛道

皖通科技近些年手握现金的不断流失,与公司业绩不振脱不开关系。

据了解,皖通科技为一家大交通产业全场景智慧化解决方案及互联网综合服务供应商,业务包括高速公路信息化业务、港口航运信息化业务、智慧城市业务。

2020年-2023年前三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5.76亿元、10.07亿元、9.83亿元及4.73亿元,业绩肉眼可见地进入颓势。同时净利润更是持续亏损,各期分别为-1.87亿元、-8332.29万元、-9817.97万元及-7562.85万元,三年多累计亏损高达4.44亿元。若2022年度再次报亏,皖通科技将连续三年出现业绩亏损。

净利润亏损之下,公司经营现金流也大额告负,今年前三季度,皖通科技经营现金流已净流出高达2.72亿元。此前2021年及2022年,公司经营现金流也分别为-7896.86万元、151.45万元,两年多时间,其经营现金流累计净流出3.5亿元。

进入2023年,皖通科技业务方面发生了大规模变更。今年1月,皖通科技公告宣布拟以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所持全资子公司成都赛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英科技”)100%股权,该公司正是皖通科技旗下军工电子信息化业务主体,以科研、生产整机雷达、微波组件、专用仪器仪表等为主营业务。

对于出售军工资产的原因,皖通科技披露指出,公司实际控制人于2022年2月28日变更为黄涛,黄涛拥有境外永久居留权,根据相关规定,上述情况对公司全资子公司赛英科技的军工资质存续产生影响。

据了解,2018年,皖通科技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购入其100%股权,彼时赛英科技的估值为4.3亿元。此次挂牌转让,赛英科技的估值明显下降,挂牌两个月后,北京康达晟璟科技有限公司以1.78亿元的价格摘得赛英科技100%股权。这相较于五年前,赛英科技的估值大幅缩水了2.52亿元。

从业绩表现上来看,相比此前,赛英科技的业绩呈现持续下滑的趋势。公告显示,2021年-2022年,赛英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1220.3万元、-6696.17万元。而当年收购报告书显示,2017年-2019年,赛英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3532.58万元、3420.85万元、4634.19万元。

对于赛英科技的亏损原因,皖通科技方面介绍,原有订单量被压缩、部分订单生产交付的推迟,以及在2021年之后,子公司军工资质处在暂停状态,这对其业务有着比较大的打击。

出售军工资产的同时,皖通科技还迅速切入了智慧环保业务领域。今年2月,公司抛出一份并购计划,拟以1.88亿元现金收购华通力盛(北京)智能检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通力盛”)70%股权,推动主营业务战略转型。并于3月15日,支付了首笔股权转让款3766万元。

据其介绍,华通力盛业务主要为大气污染监测服务、水污染治理等,客户主要集中在山东省各市,在该省市占率约70%,近年来业务拓展至宁夏、河北、安徽等省市。

根据业绩承诺,华通力盛2022年-2024年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2300万元、3300万元和4300万元。不过,华通力盛审计报告显示,2021年,该公司净利润仅有1356.21万元;2022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862.33万元,能否完成上述业绩承诺,还是个未知数。

股东会上演“宫斗”大戏,世纪金源总裁入主

隐藏在利润连续大额亏损、出售事件以及收购兼并背后的,是皖通科技的派系斗争和股权大战。

2018年12月,皖通科技收购赛英科技时,公司实控人还是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三人。收购时,皖通科技由于手中资金并不宽裕,因此采用了定向增发股份购买赛英科技的重组方案,赛英科技实控人易增辉因此获得皖通科技1434.39万股股份,并成为公司董事。

同一时期,西藏景源和南方银谷进场,二者正是后续在董事会里打得不可开交的两家股东。

资料显示,南方银谷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地铁WIFI运营商,实控人为周发展。目前融资8轮,投资方包括分享投资、松禾资本、奇虎360、平安创投、平安信托、蚂蚁集团、富坤创投、星斗资本等。

西藏景源则为一家投资平台,由黄涛、黄世荧兄弟二人分别持股60%、40%,而黄涛的名字在资本市场并不陌生,他是世纪金源创始人黄如论之子,并在世纪金源集团任执行董事、集团总裁。

彼时,周发展的南方银谷获得皖通科技2401.32万股股份,持股5.83%,为皖通科技单一第一大股东。黄氏兄弟的西藏景源则获得了1390.52万股,持股比为3.37%,位列股东第五名。

2019年3月,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三人退出皖通科技,公司控股股东变成了南方银谷,并将实控人之位也给了周发展。不过,在南方银谷成为新控股股东时,其直接持股比例仅有7.16%,这也为后续控制权之争埋下了隐患。

仅隔11个月,2020年3月,危机爆发,南方银谷提名的董事甄峰、廖凯突然倒戈相向,周发展相继被罢免董事长及董事职务,当年8月失去对上市公司的实控权。自此,皖通科技进入漫长的无实控人、无控股股东状态。

几乎同期,“蛰伏”许久的黄氏兄弟正式举牌亮相,西藏景源一跃升至第二大股东席位。

此后,南方银谷、西藏景源为争夺董事会席位,展开了多轮拉锯战,你放提名我罢免、股东大会上演“全武行”。

这场拉锯战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2020年3月-2021年2月,南方银谷在失势于董事会后“合纵连横”,相继获得关键少数股东蚌埠国资、易增辉、王晟等人加持,在2021年2月9日的股东大会上罢免西藏景源方董事,夺回董事会多数席位;2021年2月-2021年7月,西藏景源“卷土重来”,将对方提名的部分董事再度罢免,重夺董事会控制权。董事会成员光速轮换,皖通科技在14个月内4次更换董事长,公司经营极不稳定。

直到2021年中期,南方银谷方周发展及其兄长周成栋主动辞去董事长和董事之位,南方银谷宣布减持。与此同时,西藏景源提请的多名董事人选顺利进场,这场持续了1年多的交锋才逐渐平息。

2022年2月,皖通科技也结束了长达16个月的“无主”境况,西藏景源成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东,黄涛也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目前,西藏景源持有皖通科技19.97%的股份,南方银谷则持股6.9%。

而旷日持久的股权争夺期间,皖通科技显然成了最明显的输家,不仅业绩连年亏损,二级市场表现也十分疲软。自2021年2月,公司股价升至最高点19.71元/股后就一路下滑,截至2023年11月17日收盘,已经降至7.67元/股,跌幅达61.09%,总市值为31.47亿元。

相关阅读 ↘️

华统股份烧钱养猪,短债缺口16亿

国能日新踩线,向实控人伸手4.6亿

沾边地产,宏润建设被证监会盘问

接连踩雷后,“定增王”又盯上了振江股份

七年经营现金流为负,震有科技实控人张口1.7亿

方朝阳上位后,精工科技狮子大开口

星云股份患上资金饥渴症,“定增 贷款”双管齐下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本文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商业性或盈利性用途。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文来源标注有误,或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等相关权利的,请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等相关资料,点击【联系客服】或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我们将及时审核处理。

24小时热门文章

更多热读

最新文章

更多原创

评论

点击下载App参与更多互动

前往乐居财经APP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