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进深

乐居财经精品原创栏目,穿透表象,看清本质。

起底华熙生物赵燕往事

乐居财经 严明会 2022-01-11 22:04 9.2w阅读

  文/乐居财经 严明会

  “女人的钱最好赚,尤其是爱美女人的钱。”有这样一家公司,它的产品是女人们的最爱——玻尿酸。

  这家公司是世界玻尿酸原料龙头,独占全球市场三分之一份额;毛利率超过80%,堪比贵州茅台;它更是资本追捧的宠儿,市值曾一度超过835亿元。它就是济南的第一家科创板上市公司——华熙生物。

  华熙生物创始人赵燕更是以565亿元首次进入《2021胡润女企业家榜》前十,力压格力老板董明珠。

  从一个闯海女青年到地产大亨,再到玻尿酸女王,爱扎双马尾的赵燕,其创业历程充满着传奇,给外界留下众多神秘的遐想。

  但不容否定的是,赵燕打造出一个科技支撑下的“透明质酸帝国”的背后,离不开地产的支撑。

  地产版图

  一边,华熙生物在医美行业崭露头角;另一边,赵燕控制的另一家企业华熙国际,则在地产领域大展拳脚。

  华熙国际(全称“华熙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那时候的赵燕还在北大国际MBA项目学习。这家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由赵燕和北京汇腾投资有限公司(赵燕全资控股)各持股80%和20%。

  华熙国际的资本版图遍布地产、文化体育、影院、文化传播、股权投资等多个领域,对外投资子公司达34家。其中,地产类相关占比接近三分之一,共计11家。可见,赵燕对于地产的热衷。

起底华熙生物赵燕往事

  在华熙国际对外子公司中出资额最高的是华熙安宁温泉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华熙温泉健康”),其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达6亿元,是安宁温泉镇10平方公里康养小镇的开发商。

  2017年,华熙集团旗下的华熙国际与安宁市签约,计划投资200亿元在温泉镇开发一个占地15000亩的美丽温泉小镇;2018年,华熙2.39亿斩获安宁285亩地,可是此后项目推进却再无下文。

  之后,受疫情影响,加之华熙项目规划修改,温泉健康美丽小镇项目建设延缓。

  去年,安宁市召开华熙项目座谈会,会上华熙温泉健康公司透露,将引入众安集团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力促安宁温泉健康美丽小镇开工建设。从引战消息来看,华熙国际可能在资金准备上不是很充足。

  这个座谈会开完又是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华熙温泉健康也没有发生股权变化,仍是华熙国际100%持股。有网友不禁调侃:华熙卖玻尿酸赚得盆满钵满,安宁的康养项目咋三年了都还没动工消息?

  虽然在昆明,华熙国际的合作伙伴似乎迟迟未有动静;但在江西,华熙国际子公司华熙上旅全域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于去年7月斥资6.99亿元喜摘城东文化旅游综合体二期土地,共计376亩。

  此次,华熙集团携手上投集团、上旅集团共同打造全域旅游集散中心。今年9月,华熙国际将其持有华熙上旅全域文旅价值4.7亿元的股权数额出质予上饶投资控股。

  仅一年多时间过去,华熙上旅全域文旅就收到了3张行政罚单,处罚缘由包括涉嫌未经验线擅自施工,以及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共计罚款120.15万元。

  在北京,华熙国际也寻得另一位盟友。2月,旭辉支付25.64亿元,通过天津卓新取得北京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有限公司50%股权。北京五棵松商业项目主要涉及体育场馆、商业、冰上及户外运动项目。

 被“追讨”6000万

  作为五棵松“东道主”的华熙国际,曾栽过一个大跟头,被债主讨债6000万元。

  这事要从16年前的一笔收购说起。许新升曾实际控制北京生物产业孵化基地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北京生物),北京生物负责开发建设位于北京海淀五棵松地区的“中国生物技术学术中心项目”(简称五棵松项目)。

  2005年6月,华熙国际与许新升签署《协议书》(简称《协议书(一)》),许老板将五棵松项目转让给华熙国际。

  基于转让,华熙国际应向许新升支付转让补偿费总额1亿元,分5个阶段支付。《协议书》生效后,华熙国际已向许新升支付前四阶段转让补偿费共计4000万元。

  2008年奥园会这一年,北京生物完成股东由北京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变更为华熙国际及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赵燕的工商登记手续,华熙国际成为北京生物持股90%的控股股东。

  2009年7月,五棵松项目最后一期工程完成竣工验收备案。根据《协议书》约定,华熙国际应在五棵松项目全部取得竣工验收备案表后10个工作日内,向许新升支付“第五阶段”转让补偿费6000万元。

  然而,这笔欠款一“拖”就是10年。2019年,许新升向华熙国际出具《付款通知函》,要求其在限定期限内支付剩余转让补偿费6000万元及利息。

  催告后,许新升仍未收到华熙国际支付的款项,他只能一纸诉讼将华熙告上法院。

  华熙国际辩称,集团并未与许新升实际履行《协议书(一)》的各项约定;而是按照许新升的要求,实际履行了其与创润集团签订的《协议书(二)》的各项约定,并将有关款项支付给创润集团。

  另外,2006年2月,华熙国际和创润还根据《协议书(二)》的履行情况,另行签订了《补充协议》。所以,其认为,许新升无权向华熙国际主张《协议书(一)》项下的转让补偿费。

  加上,由于华熙国际并未获得国际开发银行对五棵松项目的贷款,且支付的五棵松项目拆迁补偿费金额已超过1亿元,华熙国际也不应向创润集团支付剩余款项。

  作为案件第三人的创润集团则站在许新升一方,认可其诉讼请求及陈述的事实理由,并认为华熙国际应当向许新升支付五棵松项目转让尾款本金6000万元及利息。

  为何,创润始终拥护许新升?

  在庭审现场,创润表示,“关于创润和华熙国际签署的协议书和补充协议,当时是基于项目开票的要求,创润集团在许新升的安排下,与华熙国际签署了相应的协议,而且签约时许新升本人作为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在协议书上也签字确认。”

  法院认为本案《协议书》确定的乙方应为创润集团,华熙国际负有支付第五阶段转让费义务的直接主体亦为创润集团,所以驳回了许新升的起诉。

  许新升不服一审裁定,再次向法院提起上诉。在他看来,“正是由于创润与华熙国际长期存在频繁的财务往来,因此华熙国际在庭审中多次企图把与创润之间的大量其他往来款项充当项目转让款,浑水摸鱼”。

  但二审时,法院依然认定,创润集团虽然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并表示是在许新升安排下签订的协议,同意项目转让款向许新升个人支付,但该表示不符合公司法的基本规定。

  因为五棵松项目的开发、转让等民事活动系以法人组织的名义开展,许新升作为自然人负责或参与前述民事活动,不宜直接成为上述系列民事行为的权利主体。最终,许新升的上诉请求又再次被法院驳回。

  与合作伙伴撕破脸

  本该在2009年就需要结算的6000万元转让费,为何许新升整整拖了10年才向华熙国际讨要?

  这期间,还牵扯出了赵燕的另一块金融版图。

  据许新升陈述,2009年11月,由于他和华熙国际均有意入资锦州银行,双方商定由华熙国际控股华熙昕宇(实际控制人为赵燕)与许新升实际控制子公司黑天鹅创投向锦州银行共同入资1亿元,以取得锦州银行5000万股股份。

  其中,黑天鹅创投持有的3000万股股份委托华熙昕宇代持。华熙昕宇与黑天鹅创投就3000万股委托持股事项于2009年11月16日签署《委托持股协议》。

  许新升称,就黑天鹅创投实际持有的3000万股的出资金额6000万元,各方口头约定以华熙国际应向许新升支付的五棵松项目第五阶段补偿费6000万元,抵作黑天鹅创投应向华熙昕宇支付的锦州银行6000万元出资款。

  然而,2014年6月初,华熙昕宇函告黑天鹅创投,否认前述冲抵及支付安排,并要求黑天鹅创投偿还其代为支付的6000万出资款。黑天鹅创投随即回函,予以反驳。

  2017年1月,仲裁委员会就前述冲抵及支付安排争议最终作出了裁决:对黑天鹅创投前述关于抵销的主张遂不予支持。

  2020年底,法院冻结、划拨被执行人黑天鹅创投银行存款6555万。

  基于前述情况,许新升认为华熙国际应在前述仲裁裁决作出后,继续向他支付五棵松项目第五阶段的转让补偿费6000万元及利息损失。

  据乐居财经了解到,此前,黑天鹅创投还与华熙国际共同成立北京华熙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双方各持股30%和60%。但今年6月,黑天鹅创投持有的华熙国际酒店30%股权被法拍,起拍价1.45亿元。

  此外,华熙国际酒店价值2800万元的股权数额被法院冻结,被执行人为华熙国际,冻结日期为2021-2-5至2024-2-4。

  金融触角

  华熙昕宇这家公司并不简单,它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为9亿元,由赵燕100%控股。它同时也是上市公司华熙生物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59.06%。

  乐居财经统计,华熙昕宇对外投资15家子公司(其中2家注销),包括广州华熙汇控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广州华熙汇控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北京华熙汇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创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等。

起底华熙生物赵燕往事

  其中,华熙汇控小贷为华熙金融的平台运营主体,产品包括供应链金融、个人分期贷、医美贷。以医美贷为例,抵押贷款额度为房产价值的70%,最高可贷20万。

  截止目前,华熙汇控小贷涉及17则裁判文书,都是其催缴欠款人偿还借款,逾期还款利息达24%。

  除华熙汇控小贷外,华熙昕宇还有其他的金融业务,包括证券、银行、征信、评估、风险投资等,最为知名的投资莫过于第一创业和东方金诚。

  例如,华熙昕宇入股了第一创业,目前持有其7.74%股份,位列二股东。后者于2016年5月在中小板上市。

  12月10日,第一创业收到华熙昕宇出具的的告知函,华熙昕宇已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4202.4万股,减持比例为1%。

  上月,华熙昕宇将已质押给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部分股份办理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延期购回,并将其持有第一创业的部分股份办理了补充质押。

  华熙昕宇补充质押,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其资金紧张的状况。按照过往质押比例来看,未来华熙昕宇仍将有一定的融资需求。

  此外,华熙昕宇还是东方金诚的二股东,持股22%。据了解,东方金诚是中国主要的信用评级机构之一,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为1.25亿元,大股东为东方资产,持股60%。

  今年1月,东方金诚未按照法定评级程序及业务规则开展信用评级业务;违反独立性要求;违反评级作业的一致性原则,被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给予警告,并处罚款594.5万元。

  从淘金海南到北上帝都

  1966年,赵燕出生在云南昆明。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她拿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留校任教。

  在大学担任教师似乎是一份安定且体面的职业,但骨子里带着闯劲儿的赵燕并不甘于此。她听到海南建省办特区的消息后,便坐不住了,辞去工作,和三位友人凑了钱,毅然南下,成了当年“十万人才下海南”中的一员。

  赵燕赚得第一桶金的经历和海尔创始人张瑞敏有些类似。只不过,张瑞敏是砸冰箱,赵燕是修冰箱。

  初至海南的赵燕和朋友在一个工厂里发现闲置了七八百台外观精美的冰箱,不过都是启动不了;于是,她就跟冰箱厂洽谈,得到这批冰箱的处理权,随即将冰箱押给信用社,借到几万元。

  然后,赵燕从广州、顺德的家电厂请来两位工程师把冰箱给修好。随着冰箱一台台的修好卖出,赵燕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80万元。

  倒腾冰箱,让赵燕们初次尝到了甜头,随后他们建立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工厂——服装厂,专为政府部门的出国代表团定制西服和职业装;还购置了一些住房、写字楼和土地,用于自住、办公和买卖。

  赵燕买地的举动是明智的,尽管当初一同打拼的同伴都选择撤出,最后留给赵燕的仅仅是三块没交完款的土地,一个服装厂,一套房子,以及不到18万的现金。

  后来,海南掀起了一波地产热潮,她实现了财务自由。“整个海南岛的地产爆发了,原来我12万买的土地,一个星期一个价,所以那3块地,最贵的一块卖出去时大概一亩三百多万元。”

  但赵燕同时也感受到了海南地产市场狂热情绪里的不稳定因素。在海南的房产泡沫前,她果断选择撤出海南,转手了服装厂并卖掉土地,北上寻找新的机会。

  1993年开始,她把自己的商业版图拓展到北京、山东和天津多地,业务范围也延伸到外贸、地产、通信技术、金融投资、生物科技等领域。

  回到北京后,赵燕盯准了寸土寸金的长安街,“我始终坚信一点,长安街上的土地资源是有限的。而别人可能想的是,在长安街上建楼的成本太高了。”

  她创立的华熙集团在长安街核心地段大展拳脚,短短数年间就打造了华夏银行总部大楼、CBD中环世贸中心、SK大厦等一批帝都标志性建筑。

  上文提及的五棵松体育馆也是出自赵燕之手。这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家由民营企业建设和运营的奥运场馆。这个场馆不但承办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重要赛事,在接下来的冬奥会中也要承担重要任务。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相关公司 更多

前往乐居财经APP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相关推荐
发现更多相关文章
进深 文章推荐
谁在状告泰禾?

谁在状告泰禾?

原创 乐居财经 3.9w阅读

地产垃圾壳

原创 进深News 4.4w阅读

西藏航空烧出了地产老板

原创 进深News 28.0w阅读

信托“抽水”地产

原创 进深News 12.7w阅读

地产加减薪

原创 进深News 12.0w阅读
查看更多专栏文章

24小时热门文章

查看更多热读
最新文章推荐
发现更多原创

榜单

  • 房企销售榜
  • 房企货值榜
  • 房企品牌价值榜
  • 房企500强
  • 股价涨跌榜
  • 财务指标排行
  • 资讯热榜

投诉、建议、直通物企总部

发布